位置:超级赛车平台 > 媒体 >

行业前沿“荔枝同伴圈·盛开共赢”沙龙焚烧融媒体时间实质更始火

| 发布者:admin

  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发展和创新就成为了人类智慧的永恒主题。《大学》有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中华武术讲究的精神是“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在科技驱动下时代车轮加速向前行驶的今天,探讨媒体发展的新方向、新动力也成为了所有媒体人共同关注的焦点。

  2018年12月2日,北大新媒体研究院公众号应邀参与荔枝新闻“荔枝朋友圈·开放共赢”沙龙。沙龙上,一众互联网企业、行业观察家、媒体朋友共话内容建设新趋势和新机遇,探索更多“内容+”模式。

  这次沙龙的举办本意是汇报荔枝新闻五年间的成长,探讨下一个五年的发展。江苏广播电视总台(以下简称江苏广电)副台长陈辉在致辞中表示,依托荔枝新闻的变化发展,也可以体现主流媒体对整个行业的思考和展望。在江苏广电,总台集全台之力打造新媒体产品,新媒体工作一直是“一把手”工程,关键环节均由卜宇台长亲自过问。江苏广电之所以推出“荔枝新闻”App,正是因为其较早地感知到了移动互联浪潮冲击,感知到了信息传播方式的新一轮巨变。在“荔枝新闻”App实践的道路上,江苏广电也为顺应新浪潮做了许多探索和创新,从渠道建设、平台建设、机制建设等方面全面发力,努力推动传统的新闻生产模式向一体化的融合生产模式转型,应对广播电视平台的“边缘化”挑战,并且在新媒体平台积极发声,进一步提升了主流媒体的传播能力。

  而“荔枝新闻”App的发展,也契合了广电新媒体生态的四个阶段演进过程。江苏广电总台网络传播部总监何可一就这一点总结道:广电新媒体最初阶段是”搬运工”,即把广播电视内容一成不变搬运到新媒体平台上;第二阶段,是对广播电视内容进行整合、改造、聚合等简单的延伸;第三阶段,是基于广播电视的内容资源、人才资源、技术资源等进行拓展和创新。发展到现在,广电新媒体已经进入了第四个阶段:跳出广播电视内容,与各类媒体进行融合,与互联网进行深度连接,与各个行业产生勾连。

  江苏广电推出“荔枝新闻”的探索正是整个媒体融合趋势下为传统媒体提供的一个有益借鉴。在世界加快脚步拔足狂奔的未来,如何发挥各自的专业优势,让技术赋予内容更多的功能,让内容发挥更大的价值,是留给所有媒体的发聩之问。

  当今时代,新媒体早已不满足于传统“以文为道”的生产方式,在内容赛道日趋饱和、媒体边界逐渐消融的今天,如何重塑内容专业性?内容变现的下半场,“战况”将会怎样?身处不同领域的人对此有不同的思考。

  谈起互联网下一步的增长空间在哪儿,蜻蜓FM首席运营官肖轶认为,下沉是一个方向,但场景的扩展是另一个方向:“我们去四线、五线城市,说服大家多拼团、多看新闻提现。今天所有的互联网业务都在争夺,你可能正面PK热剧、热综、黏性很高的游戏,甚至是社交行为等等,但是在拼的同时,还能去一些其他人不擅长的世界,占领这个时段,那你的增长就会很多。”

  为了适应大家碎片化阅读的习惯,内容生产纷纷开启了“瘦身模式”,抖音短视频更是其中典型。抖音品牌高级总袁嘉骏认为,当人们在谈论融媒体、FM、视频、网站……讲的都是产品形态。所有媒体变迁背后,产品形态的变化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组织生产的模式是不是能够契合新的时代特点,是不是契合新产品;其次,对用户的轰炸有可能改变他们的行为模式,但心智模式是不会改变的。

  互联网的开放性给版权保护带来了大量难题,对此,视觉中国集团高级副总裁王刚有何建议呢?“首先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追踪图片、短视频在全网的使用情况,这需要一定投入。另外,我们是最早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获取客户版权使用证据的公司,监测网站或者APP使用了我们内容的情况。”王刚分享道,此外,优质内容的外销需求不断增强,视觉中国目前也在寻求视频内容方面的合作,同样的新闻点产生大量的短视频分发到不同的平台,才能产生内容的价值。

  短短两年时间,“得到”APP用户迅速突破2000万。副总裁李国刚介绍,“各大院校的EMBA最典型的特点是以社交为媒介集中学习,但效率低。在‘得到’线上学习平台,利用碎片时间学,不会占用很多的时间。”未来是不是都要通过碎片化来学习?李国刚认为不是:“我们有一个‘得到’大学,被定义为学习+社交,和传统的商学院以及最新的线上学习不一样,它是融合式的学习,凡是交互一定是在线上的,同学之间要有社交互动,学习型社交一定在线下完成,这也符合新零售的趋势。”

  在携程旅游营销创新部总经理郭为文看来,好的内容一定能够变现,因为变现的方式有多种,有很多路径可走。比如传统的广告、如今的内容付费,以及跟电商的结合。但什么是好的内容很难判断,不同的产品能够被市场接受,并且被市场接受的路径应该是跟别人不一样。“荔枝新闻”的模式要发展,就应抓住它本身的客群,多做互动、交流,着重提升核心客群的黏度和忠诚度,掌握核心的用户。

  场景实验室的创始人吴声在会上说:“信息流正在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泥石流”。算法、价值观是我们亟待回答的问题,我们相信唯有创意才能打开这样一个爆炸的信息流时代。”而关于价值观的坚守,关于融媒体本身和技术应用场景的拓展,他深信,“在这样一个嘈杂、爆炸、超载的信息流时代,我们依然有一种慢叫做快,我们依然知道有一种撤退才是进步,我们依然知道有一种坚守才是马拉松精神。”

  左手内容,右手技术。不断涌现的新技术会挤压媒体人的生存空间,还是成为“贤内助”?人类会成为机器的奴隶、算法的囚徒吗?“人工智能如何赋能新媒体内容生产”的命题,意味着人工智能已不再是科幻电影的主题,而是走入了21世纪的今天新闻生产的现实日常。

  人工智能现在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会上,讯飞听见媒体业务线行业总监赵星介绍,目前讯飞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及语音翻译技术,在未来的新闻节目现场,可以模拟新闻主播音色,提升新闻现场语音合成效率,让记者、编辑及新闻主播实现“现场无主播也能播新闻”,大大减少记者、编辑及新闻主播的工作量和现场“等待时间”,提升现场新闻的制作效率。

  微软中国创新技术总经理崔宏禹也向与会嘉宾展示了目前人工智能技术的最新发展。以微软AI机器人“小冰”为例,它可以感知对话者的情绪。“在最近、最新一轮的对线人进行了对话,而它的对话方式是带有情感的。”例如,“小冰”可以感知对话者情绪低落,虽然它暂时不能做到像心理学家那样,直接开导对话者,但是它可以通过温柔的询问,让情绪低落的对话者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

  而在智能运用于新闻生产方面,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者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腾讯新闻 AI 业务总监刘康以腾讯现有人工智能算法服务云系统为例,说明人工智能技术如何“解放”记者、编辑生产力。他说,“目前,腾讯的人工智能算法服务云系统可以实现机器写稿、纠错、自动传视频及审稿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说,AI助力新闻内容生产各环节,辅助记者、编辑减少事务性工作,提升新闻媒体从业者“生产力”,提高新闻内容生产效率。

  随着AI技术的发展,其不仅能提升新闻内容生产效率,也有可能提升媒体工作者的对于现场及受众情绪的“洞察力”, 新华网融媒体未来研究院院长杨溟就这一点展开了评论。他认为,“未来新闻媒体面临的最大难题和痛点是‘失敏’,过去做节目,可以不用顾虑观众的情绪及心情,但是随着新媒体蓬勃发展以及物联网时代的到来,不知道观众想要什么,不考虑观众情绪及情感,媒体将失去感知受众需求的能力,长此以往,失去‘洞察力’的媒体将逐步被边缘化。”

  2018年底,最引发热议的关键词中“县级融媒体”无疑成为抢占人们眼球的一个。不久前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对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作出了重大的部署。十一月,中央第五次深改小组会议又提出,要深化机构、人事、财政、薪酬等方面改革,调整优化媒体布局,推进融合发展,不断提高县级媒体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无论从顶层设计还是一线从业者聚焦、相关领域学者关注的层面看,融媒体都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一股强劲潮流。

  融媒体时代的今天,这场讨论是一个引燃的开始。内容生产进入“下半场”,新的风口在何处?“道”与“术”之间,新媒体的坐标又在哪里?北大新媒体研究院将与一众站在新媒体潮头的从业者一起,共同面对这样的时代命题。

2 我喜欢